科研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研动态 > 立项课题

在传统与现代之间

出处:郑绩    发表日期:2015-12-03 11:29:27        打印 关闭
 
      “点将录”古已有之。文人好牙,闲时以水浒人物评点圈内,因而诗词圈、印界、思想界均有点将录,现代作家点将录亦受此启发。如此雅妙的主意,不是我的原创。它是原越文化所所长卢敦基老师的想法。我不过加以实施而已。
      “点将录”原本游戏文体,笔下快意恩仇,评点人物,貌似均在一念之间。然而这样机灵的文章,竟花费了三年时间准备,一年时间写作。《浙江现代文坛点将录》。全书不过三十二万字,一百二十五帧图片,这堆游戏文字何以花费如此长的时间,不过是想将它切入现代学术的范畴而已。
      现代学术规范学术研究,不外乎实证与逻辑。所谓实证,又不外乎现代文学史料学的范畴。原始资料、版本比较、版本校勘、资料互证,都是常用的方法。事实上,中国传统史学的研究方法,也大致如此。所不同者,卡片与数据库的差异耳。因此这个方法,置入点将录这样较为传统的文体当中,全无生硬痕迹。运用得法者,文字间不应有斧凿痕。观前人点将录,每一人物不过寥寥数百语,甚至百字以内,然而人物生动,跃然纸上,评点精当,又不失一家之言的个性。这其中已然不露痕迹的融合了大量实证基本功,只不过如冰山只露一角,其下不显。
      然而逻辑之一说,似乎不能完整体现于点将录的文体中。何以此人为宋江,而彼人不过白胜,全在点评者一念之间。然此一念,必有其学问背景。所谓学人公论,当然不是全无逻辑,只是未必能被西方逻辑所认可。因为其间掺杂了大量的阅读直觉、个人情感表达、跳跃性思维以及趣味追求。在这种再创作心理背景下,会呈现出一种为现代学术逻辑所不容的含混性。然而含混亦有它的意义,尤其在文学研究领域,会于心,乱之口,有时候或许是一种必需。在这里,评论不再是单纯的学术活动,而带有强烈的创作特征。因而它也能显示出更为复杂的文本内涵,极富趣味的阅读体验和颇可玩味的作者个性。因此点将录本身就应该具有创作型文本的特征。在这种认识基础上,本书的写作力求规避以学术术语为主基调的写作手法,所用材料固然严谨,然用词跳脱,结论果断,更多采用了中国传统文学评论的手法,而不是逻辑推论的写法。希望这本书不仅能在学术规范之内,也能够有它自己的乐趣。
      浙江现代作家实不止一百零九人,在人物选择上,会突出浙江的文化脉络。有些非常著名的人物,比如林徽因,她只在浙江长到五岁,无论是教育经历和成长经历,都与浙江区域背景联系牵强,因此割爱。再如邵荃麟,他虽然出生在重庆,然而祖籍浙江,三岁即回到浙江,之后的成长受教育都与区域文化有莫大的关系,因而也入选。因此在人物选择上,并非以祖籍和出生地为依据,而更多着重于他们的文学成长与浙江文学图景之间的点面关系。
全书一百零九个人物,既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也有为专业研究者所不熟悉的人物。有比较完整生平资料的,只有约36人左右。其余人或生平资料相互矛盾,或多一面之词,或为其政治身份所限制,甚至累于其身前身后之美名。构成人物、甄别年代、勾勒生平,甚至需要考证哪一些是传说,哪一些是实事。不还原其生平,无以论其成就,更无法做文学史上的定位。四年时间,大部孜孜于此。聪明文章却作笨功夫,可见人文学科的脑袋其实并不是那么好拍。
      比如陶亢德,作为现代文学出版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却一直缺席文学史的写作,只是因为他的汉奸身份。因为他的缺席,许多人物事件的论述,变得没头没脑。最近刚刚拍出的鲁迅信件,创下世界信件拍卖史上的最高记录,收信人就是陶亢德。此人如此重要,却未有完整叙述,其生平不得不从各个文学事件中逐一构成组合还原。再比如吴似鸿,这位现代文学史上的“野妹妹”,大家只知道她是蒋光慈的最后一任女友,她自己也以遗孀身份自居。然而她也曾经是现代文学史上备受田汉等老大哥宠爱的民国文学女青年。她的命运如她的文集之名“鸿爪”一般,不遇有心之后人,就将永逝于雪泥之间,她终老于绍兴田头,作品集行世极少,可是她又怎能缺席于浙江现代文学史?再如大名鼎鼎的徐志摩,民国才子的称号,令他成为小资界的传说,也是很多文学鸡汤段子手的八卦主角。他的事迹真假难辨,细节芜杂。只有回到最原初的资料里,传说才能还原成诗人。
      在准备这本书的过程中,思考最多的,就是现代人文研究与现代科学之间的关系。现代学术大多以科学为框架进行建构,实证乃是科学精神最基础的体验,哪怕在文学研究界,史料学派亦一直自居占据研究的正宗。如点将录这样的体例,常常有拈花一笑,灵机一闪的机锋,如何区别于空穴来风,或许就是人文思辨与实证科学之间的关系体现。中国传统的文学评论,注重直觉式的体验,往往只在三言两语间,点到为止,读者会心,如此而已。常常只抽取最处于阅读核心的部分加以点评,并且大量融入点评者自己的文学修养乃至个性。金圣叹评水浒,亦可读可叹,其精彩程度不下于原文本,评论本身亦是一种文学再创作。然而这一中国点评传统,在当代学术规范下,似已失传,只有在点将录这样的半游戏文字当中,还可获一席之地。
      然而《浙江现代文坛点将录》的写作基础,依然是严格按照现代学术的规范和体例来进行的,期间还结合了大量的中国传统史学的方法,如校勘学、版本学等。所有人物评点都是在人物生平勾勒、作品总结、日常交往的展开之后进行的。鉴于中国现代文学与政治之间特殊的关联,期间亦会大量描述文学被政治所左右的命运。在对作家作品的铺陈之中,也会特别呈现政治在其中的作用,有不少甚至是该文学人物的主线。
      一百零九个人物各自成篇,独立论述,但他们之间并非散珠。所谓现代人文研究有重要一功:图景描绘,即将散落但现象用一种特定理论作为线索串联起来,从而形成一幅富有秩序感的图卷。本书虽然限于体例,无法进行关联性的论述,但是在各篇之间亦力图体现内在的联系,其主要线索是区域文化、文人交往、日常生活以及政治影响。一部现代文学史,半部在浙江,绝非偶然。文学家之间的同乡情谊、师承关系、社团交往,乃至互相拉扯,都是本书写作最重要的线索。
      然而不管怎样,点将录不脱其游戏体例,虽与水浒一百零八将对应,却未必能够一一对号入座,熨贴完妥,有时不免牵强附会。更因水浒中女将较少,而浙江现代作家中,女性不少,因此甚至在性别上都难以完全妥贴。体例所限,只得罢了。
      此外本书写作的另一个初衷,是希望能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一定的史料基础,然而至为遗憾者,全书无注。我本人非常爱读注,一书到手,往往先看注释。有引必注,便是论文写作的乐趣所在。然而本书收集了太多资料,篇幅所限,每一人只能分配到三五千字,往往一句之内有两三个甚至更多出处。如果加注的话,很有可能出现注释比正文更长的情况,在有限的资助之下,实在不能如此任性,不得已而割爱。然而书中所述,凡人物、时间、事件、地点等细节均经原始资料核对,尽可能不出错漏。挥洒者为品评段落而已。希望能够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助益。
      在本书体例下,大段使用了叙述性语言和点评的方法,因此许多理应被纳入现代学术规范的部分,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许多出处为前人所未注意之原始资料,今后或可一一撰论文,详细交代。有关内在线索的详尽阐释,另可成一专著,详细阐释。在那样的体例下,大段的叙述性语言,长篇的理论性描述,清晰的逻辑性展示,或可更体现现代学术的规范。
      此外,或许由于师承教养,书中着意体现现代文学版本学的一些小机关。每一个人物之下,尤其是不那么著名的文学家,除了对他们生平进行梳理之外,也会系统的列出他们的文学出版年表。现代出版状况非常复杂,尤其在文学出版界,有许多自费的油印的小册子,也有很多存在于传说当中的书籍。基本上列入年表的都是我亲眼所见,或者有确切证据的出版物。尽可能全面的反映了作家一生的创作情况。这项工作进行的非常艰难,占据了约两年的准备时间。中国的各图书馆对自己的收藏,宝爱异常,轻易不示于人,调阅非常艰难,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13年我到美国斯坦福访学,美帝无其他好处,唯图书馆使用非常便利,斯坦福东亚图书馆与哈佛的燕京图书馆,予取予求,才能令这本书在一年内写完。在这个漫长的资料收集过程当中,发现了胡兰成的第二本《西江上》,也看到了传说中杨荫深的《曼娜》,以及很多像这样只存在传说当中的版本。因此本书的配图全部采用了书影,可以为版本选爱好者提供确实的证据。
      在作者的设想中,本书应在大量资料的基础上,对一百零九位浙江现代作家作出生平描述、作品纪年、成长脉络、创作评论、文学史地位的综述。并隐约透露出浙江现代文学发展的前因后果,同时为一些重要问题,如文学教育、文化社团、学校刊物等留下伏笔。另外它还能体现传统文学评论的趣味感,并基本符合现代学术规范。当然它还能够提供一些细节上的帮助,比如一些独家书影和第一手资料。然而所涉人物众多,材料繁杂,出处不一,难免会有许多疏漏,恳望众方家有以教我。
 
2014世界杯德国大胜葡萄牙之际
于斯坦福医学院图书馆